墨伶

现在在磕all路~
之前真的小学鸡作文,别点!(但有评论我舍不得删…噫呜呜)
重度的中二病患者
杂食党,主角控(大部分
西皮不逆,多多包涵


在许多坑里反复横跳

嘤,大大关注好慌,先压压惊,等会儿试试画□□(绝对不立flag

(指绘渣,轻喷

〈伞修〉高山流水

这是一个最后同居的伞修小故事~


————分割线————


(在宰相府)


“老叶他又下请帖啦这个月第几次第几次第几次第几次了第五次还是第六次了我堂堂一名剑神一分钟就是上千万两银子却让我参加什么宴会那宴会还不是什么耍刀弄剑而是听一个大男人去弹琴啧啧啧真娘若不是老叶再三邀请我才不去……”


说话的正是黄少天,他乃蓝雨党的一位名人。年级轻轻就武得一手好剑,可他那张嘴却不是任何人都承受得了的。


“少天,叶修说你不愿去就不用去了,所以这次便没有邀请你。”


黄少天说着说着,突然被人慢悠悠地打断了话语,打断他的不是别人,而是蓝雨的领头者——喻文州。


武功中通常为快不破,可这喻文州在这高手中速度称得上是最慢的,而在一次与盗贼争夺宝物时,只因手慢,被盗贼抢去。虽宝物后来也拿回了,盗贼也捉住了,可喻文州因此也落下个“手残”的名号。


尽管喻文州动作较慢,但如若你拿这个来吵笑他,那你必定会被他记上,心脏至死。


当然,某修除外。


黄少天被喻文州的话噎了一下,灰溜溜地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狠狠地咬下去,发泄自己的不满。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这副模样,笑了笑说:“你也别气,那人的琴也着实动听,更何况他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喜爱弹琴,皇上自然也会安排如此多的宴会。”


黄少天“切”了一声,转过头,不再说话。


与此同时,黄少天和喻文州话题中心的主人公,正在悠闲地喝茶赏琴。


“铮——”古筝发出一声婉转低沉的琴音,如同靡靡之音,似绵绵细雨,落入河流,源远流长,带着数不清的忧愁,流向大海……


突然,琴音被打断,一摸脸颊,却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在这幽静的小亭阁里,一位穿着明黄色服饰的男子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便是当今圣上,叶修。


经历了当年嘉世反叛一事,太子叶修被找回,嘉世出现洗牌,老皇帝退位,太子登基。虽开始有诸多人反对,可后来叶修凭自己的实力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现今,天下一片太平,叶修被众人拥戴,个个赤胆忠心,边界也无战火,各国都签署了和平协议。


这一切,都是叶修所创造的。


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而在叶修身边弹奏琴乐一身橙衣的是苏沐秋。


他从小就弹得一手好琴,在某日捡到了叶修,后与之加入了嘉世,不曾想被人背叛,却因叶修被王室寻回,才没落魄到游荡人间。也称得上是叶修曾经共经历过风雨的人了。


苏沐秋不仅琴弹得好,人也长得美。但你千万别被他的外貌给欺骗了,他可是一个无赖。曾与叶帝下棋多次,常常输多赢少,他却赖着脸皮说叶修只比他厉害稍许。


而你无论说他什么,他也只会笑笑,随口嘲讽回去,可你如若对他的妹妹——苏沐橙做了什么,他可是会与你拼命的。


“又想到当年的事了吗?”叶修抽了一口烟草,问道。


“是啊,若当年我不和你一起离开嘉世,会不会也像陶轩那样,回到穷乡僻囊地”


“诶,那救命之恩如何相报?”


“以身相许如何?”


“朕有千万美人,你有什么好的?去去去,弹你的琴去。”


叶修一脸嫌弃的模样,一如既往地嘲讽苏沐秋,挥挥手让他继续弹琴。


苏沐秋看着叶修微微发红的耳廓,笑了笑,难得的没有继续嘲笑他。


一日后,在一处风景幽美的地方,由皇帝叶修举办的宴会照常举行。


这场宴会规模不大,但请来的都是赫赫有名的角色。


比如说有战功无数的韩文清大将军,年轻帅气的周泽楷枪神,能言善辩的交际官江波涛,妙手回春的神医王杰希……


当然某烦也死皮赖脸地跟着喻文州来了。


会席与平时一样,先由苏沐秋弹曲一首,再由舞女上台伴舞。


猛地,琴声变得杀气腾腾,舞女也从腰间抽出软剑,挥舞起来。


众人心中警铃大响。


韩文清面色凝重,手悄然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喻文州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只不过笑容有点僵;沉默寡言的周泽楷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几位富家弟子何时见过如此凶残的一幕,个个缩起脖子装鸵鸟,不敢出声。


等一曲完了,众人才稍稍松懈。


“哈哈哈,沐秋的琴技有精湛了许多,让朕都感到危机重重呢!”


苏沐秋向叶修微微行了一礼,说:“皇上谬赞了”


“诶,行这些虚礼做堪?”叶修手一拂,走在前头,“走!附近有一个练武场。我们去那儿活动活动筋骨。”


在练武场,叶修让人带上来几把枪。


“来来来,小周你给大家开个头。”叶修笑着说道。


周泽楷听闻,点了点头。


枪响,枪靶子正中间赫然有一个黝黑的枪眼,而周泽楷手中的枪正冒着青烟。


“喲,小周又厉害了不少啊!沐秋,过来打一枪,看看你退步了多少?”


周泽楷听了叶修的话,眼底染上了笑意,然后转过去,歪着头看苏沐秋。


苏沐秋接过手枪,“等等。”叶修突然出声阻止。他叫人去将靶子再向远处移了几十米。


“喂喂喂,你可是要让我当众出丑?”苏沐秋看见这一幕,无奈又夸张地叫着。


等他人调好位置,苏沐秋才架起姿势,闭起一只眼睛瞄准,乍一看,还挺有模有样的。


随即,只听“砰”的一声,子弹发射,弹壳掉在地上发出“丁丁当当”的声音,而靶子毫无异样。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他不会就别让他来你看你看看枪子儿都脱吧了你让我来嘛我堂堂一个剑圣一个小靶子根本为难不了我的……”


“少天儿,别这么快下结论嘛。”


叶修吩咐人去查看靶心,过了一会儿就有了结论。


“启禀皇上,靶上并无其他的枪眼,奴才在附近也没找到任何新的痕迹,这……很有可能是二人打在了同一个地方了。”


苏沐秋听了那人的话,故作谦虚的道:“诶,哪里哪里,我几年没练了。手滑,纯属手滑,不小心打到那儿的。”


众人:好气哦,可脸上还要保持微笑


“那如此甚好。来人,赏周泽楷黄金千两,苏沐秋碎银千两!”


叶家家大业大,这点小钱,毫不在意。


而苏沐秋却急了(写作急,读作炸毛),“明明我比他优秀,为什么只给我碎银千两,而他是黄金千两!?偏心!明显的偏心!”


叶修却向他眨眨眼,嘲讽地笑了笑,一脸计谋得逞的样子。


“爱卿不是说你只是靠运气嘛,可人家靠的是实力。这,不该你少他多吗?”


苏沐秋还想因此争辩几句,却想到叶修今日生辰,便撇撇嘴,装作一副西子捧心的样子道:“唉,又是一个被美貌冲昏头的昏君啊!”


旁边的魏琛插了一句话:“诶,小子,你说这话若是在几十年前,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众人皆笑之。


临近宴会的尾声,突然有一位富家公子提出,他虽没各位耍的好刀剑,但自己创了一套新的刀舞,想呈给皇上瞧一瞧。


叶修正高兴着呢,一听,也就欣然同意了。


那位公子舞得不是最好,但也是一流。


舞着舞着,他慢慢向叶修靠近。猛地,他用力拿刀刺向叶修。


苏沐秋第一个反应过来,他飞快地抽出腰间的枪,却因刚才刀舞幻阵的影响,重心不稳,一枪打在那人肩上。


那位公子,不,应该说是刘皓,他看了看伤口,把刀架在叶修的脖子上,突然痴笑起来,“哈哈哈,你们有本事杀我啊!当心狗皇帝的命不保!”


叶修听了,他只是叹了口气,说:“我早就知道你会如此,可我没想到你……”


“闭嘴!你早就被我赶出了嘉世,还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刘皓被叶修的说教给激怒,打断了他的话语,狠狠地拿刀砍向叶修,刀起,刀落。刘皓几乎发挥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以至于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刘皓正沉浸在刚刚杀死叶修的快感当中,突然一拳打在他脸上,将他掀翻在地。


苏沐秋几乎把所有自己会的,能实施的最残忍的刑罚都在刘皓身上用了一遍,直到他被苏沐橙轻轻拉住衣角,苏沐秋才冷静了一点。


“哥……”


当苏沐秋转过身时,苏沐橙吓了一跳。


平日那双清澈的双眼,现在却布满了血丝。


当你与那猩红的眸子与之对视时,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苏沐秋令侍卫把刘皓拖下去,好好“照顾照顾”。


沐橙已经失去叶修了,不能在失去我了……


那年,叶帝入葬,苏沐秋在墓旁弹了三天三夜,之后,将琴弦一根一根地扯断,将琴摔碎,双手鲜血淋漓。


人们都说十指连心,可苏沐秋却仿佛无了知觉。


“阿修,我始终只愿为难一人弹琴……”


你若不在,我要此琴有何用?


“阿修,我自幼体弱多病,你想让我长命百岁,我自然不会早早死去……”


可你为何要抛下我?


“阿修,我会守护好我们的荣耀……”


所以,下一世,我们再相遇,好吗?


从此以后,均无人再听其弹奏。


据荣耀帝国太史记载,


2015年,皇帝叶修因刺杀而亡,享年18。


2015年叶修之地——叶秋登基,苏沐秋大力扶持。


2097年苏沐秋死,享年100,死后与叶修葬在一起。


————END————


那个…打字有些匆忙,可能会有错别字…吧,请见谅⊙ω⊙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多星期都不更,大概作为学生党的我有点拖延症吧……)


爱你~


〈伞修〉醉卧沙场苏沐秋

又名“苏沐秋BUG”


——分割线——


苏沐秋成了君莫笑。


准确的说是成为了那张散人帐号卡。


在一年又一年,无穷无尽的等待中,苏沐秋想:他还能再见到叶修吗?也许不可能了吧。


想到这一点,他就感到无数的寂寞与恐惧包围这自己。


他将来会怎样?苏沐秋不知道。


不过,幸好。命运女神是站在他身边的。


叶修拿起了封尘已久的帐号卡,却走出了他们曾经奋斗的那个地方。


叶修进入第十区,君莫笑,不,应该说是苏沐秋同叶修的脸一起映在电脑上。


当叶修做新手任务时,也许是做过人的原因吧,苏沐秋心里上总感觉腿好酸好酸(要阿修亲亲才能好QvQ)


当叶修一整天都操控他做活动攒经验时,苏沐秋第一个想法不是好累呀,而是,阿修一天没睡觉了 ,身体会撑不住的……


有一次,苏沐秋无意间听见叶修说。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苏沐秋不知道叶修是什么心情讲出这句话的,但却让他无由的心酸。


叶修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如果他还在的话,就能帮他分担点了……


但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苏沐秋已经死了,只有帐号卡君莫笑还在。


每一次,苏沐秋被击中后,都会等到叶修下线后独自在黑暗里轻抚被击中的地方。


攻击并不会产生痛苦,即使受伤也会马上恢复。


但这也不断地提醒着苏沐秋——他只是一个帐号卡,只存在于网络二次元里,他再也不能站在叶修身边。


每一次,当君莫笑倒下,苏沐秋就感到无比的无力,恐惧,惊慌。


不单单是因为那次车祸的阴影,更是因为,苏沐秋害怕,怕这一次的闭眼,将是永远


;怕再也看不见叶修,他的全世界会消失; 更害怕这只是他做的一场梦……


苏沐秋用自己的双眼见证叶修从落魄到登上荣耀巅峰,作为一个早已死亡的旁观者,他应该心满意足了。


仅仅是一名旁观者。


苏沐秋总想贪心,再贪心一点。


他多么想要去加入他们,与叶修一起将荣耀搅得天翻地覆,一起共夺荣耀,一起把名字记录在荣耀史册。


可这一切都是痴心妄想。


在兴欣与轮回对战的最终一场战争中,苏沐秋从没想象个自己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他同时也担心叶修已经二十七了,他这样子的爆发后还能撑多久?


当赛场上只剩下君莫笑孤身一人屹立在地图上时,苏沐秋大脑一片空白。


他赢了,叶修赢了,兴欣赢了!


他欢呼着,兴奋着,可这份喜悦无法与叶修跨越时空共享。


这份荣耀是叶修的,而不是苏沐秋的。


即使没有这次意外,叶修也可以操控君莫笑夺冠。


在赛场外,观众席上的两位男子在窃窃私语。


“诶,那君莫笑是不是笑了?”


“你傻吧,荣耀系统里的角色怎么会笑?”


比赛后,果不其然,兴欣得冠,叶修宣布了退役。


苏沐秋有点委屈。


如果自己现在能到叶修身边的话,是不是也不可能与他在职业赛上与他并肩作战了?


不过幸好,他听见了,叶修爸爸让叶修去做世邀赛的领队。


叶修还可以在赛场上叱诧风云。


而自己呢?


只要远远的看着他就应该满足了。


不要再贪婪了。


苏沐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湿漉漉的。


而在世邀赛的一个中午,太阳暖洋洋地照在叶修身上,树上在h市罕见的绶带鸟在欢快地叫着。


叶修如同平常一样,将帐号卡君莫笑插入机子,打开国际版荣耀,一大堆鬼画符便涌进电脑。


突然,电脑卡住了。


随机,屏幕全黑了。


有个一人抱住了他。


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搁在他肩上。


那人身上坚硬的铠甲硌着叶修并不舒服,


但却让他无比的安心。


叶修恍然间听闻那人唤道:


“阿修,我回来了。”


那人轻笑道,


“bug什么的,我可最擅长了。”


——END——


想写这篇文主要原因是看见百度上的一段话。


“苏沐秋乐观开朗,少年心性,对自己的游戏技术有相当强的自信,也不会谦虚。对游戏数据非常敏感,他喜欢BUG,擅长发现BUG,也擅于利用BUG。[1]作为兄长,对妹妹关心而疼爱有加;作为朋友,对他人友好而善良;作为一个疲于为生计奔波的持家少年,他独立而坚强。”


好喜欢bug这个设定……而且我觉得伞哥不会死哒!


有时候我多么希望全职高手是一本汤姆苏无逻辑文,这样,也许苏沐秋可能通过什么渠道可以复活吧……